魏存成:大道自然 順勢而為
2015-01-19 12:33:11      來源:

 

當今中國,越來越多的企業家矚目餐桌:丁磊辦起了養豬場,褚時健上山種橙達成人生的涅槃,柳傳志也從賣桃子起步投向農業。而在此處,我們將目光投向陜西石羊集團董事長魏存成,探看他二十多年專注于農業的收獲與挑戰。
企業家魏存成的人生里,有兩件事情很重要:一是管理企業,一是學習,二者相輔相成,互為裨益。他給親身創建的陜西石羊集團畫像,描述這是一個誠信、樸實、低調的學習型組織。他認為,作一個優秀的企業家,學習不是調劑品,而是必須品。
1999年,魏存成將從石羊集團從陜西一個叫蒲城的縣城遷至西安;同年,推行股份制改革,明晰企業產權關系。2000年,魏存成報名參加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高管培訓項目,開始了他的北大光華學習之旅。
十幾年過去了,石羊集團已從發展成為農業產業化的國家重點龍頭企業。2013年集團實現銷售收入60.5億元,名列陜西民營企業第5位、陜西農業企業首位。與此同時,魏存成也已經六度在北大光華學習,先后學習過“中國企業經營者”“從歷史看管理”“全球企業家”等多個項目,與這所商學院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做企業,讀管理——兩件事充盈著他十幾載的人生歲月。這個冬日的下午,我們攔住在光華讀書的魏存成,與他聊聊他的兩個平行世界,以及這兩個世界之間的內在聯系。

企業:做規模和產業鏈容易,難的是終端
問:請您簡要談談企業這些年的發展。
魏存成:石羊集團的發展主要分為三個階段。從1991年到2000年,這十年間基本上做規模,有四十二家子(分)公司。從2001年到2012年,主要做產業鏈。從2013年到2023年,企業要進行戰略轉型,轉向食品。
    過去十多年,我們整合了企業的產業鏈。例如圍繞豬肉產品,業務覆蓋從種豬培養、飼養到屠宰的整個產業鏈條。食用油也是一樣,我們做整條產業鏈,包括從種植到原料加工、精煉,包裝、配送。現在石羊集團轉型做食品。

問:從最開始做規模到轉向產業鏈和食品,企業每個階段的調整,基于哪些方面的考慮?
魏存成:農牧業是規模型的產業,薄利多銷,起步階段我們做技術和規模。后來認識到光靠規模是不行的。特別是食品行業,比如你做肉類產品,不做養殖、疫情防治和管理,以及飼料配方和配送等,很難保障食品的安全和健康。在農畜產品這條產業鏈上,我們“從田園到餐桌”控制整條線。當然我們也有所選擇,有的環節自己經營,有的環節和他人合作。例如肉類產品,品種、飼料、防疫和屠宰由我們來控制,把養殖交給農戶,然后向他們回收,給他們一個合理的利潤。
石羊集團經營種豬業務十四五年了,幾乎沒掙到錢,年年虧損,去年虧損了一億多。一直在糾結到底要不要繼續?每年公司內部都把這個命題都提出來。

問:種豬業務年年虧損,還要繼續做嗎?
魏存成:不做這個,品種怎么改良?大企業都不做的話,小企業更做不了,這個事情誰來做?這是我們的責任,必須繼續堅持。

問:為什么企業從2013年開始以食品為主呢?
魏存成:不是說石羊集團自己要不要轉型,而是這個時代需要我們轉型。食品現在出了這么多問題,源于什么原因?就是大企業都不愿意做終端。做規模容易,做產業鏈也容易,做終端確實太難了。
   幾年前,我們經營過食品業務。當時市場上充斥著注水肉、死豬肉。我們投一個屠宰場耗資一億多,他們花20塊錢買頭豬殺掉,沒辦法良性競爭,年年都賠,工廠就都關了。現在國家重視食品安全,消費者也越來越有安全意識,環境是利好的。食品的價值漸漸從價格中體現出來了。所以從2013年我們提出來做食品。從去年開始,以西安為中心,向全國輻射,開始建立和推廣自己的超市、體驗店和直銷店。

農業有其自然規律,不能違背
問:公司網站上有一句話“提供綠色食品,共創美好生活”,如何確保綠色食品?
魏存成:提供綠色食品,這是我們公司的宗旨。我們做產業鏈,做終端食品,就是想從源頭做起,把控每一個環節,提供安全、安心的食品。共創美好生活,這是向員工說的,企業和員工、合作伙伴以及客戶一起提供綠色食品,創造美好生活。

問:現在集中在西北市場,主要是出于產量上的局限嗎?
魏存成:做產業鏈有這個局限。養殖的產業鏈向南方發展,走不過去。西部適宜發展養殖,土地廣闊,疫情少,養殖原料也很豐富,這里人均十畝地,南方人均一分地,南北方原料成本懸殊太大。在南方養一只雞,要靠藥來支撐,要不然它就有病,容易死掉;而在西北就不需要,基本上打疫苗就可以了。一只雞不用藥品來支撐,品質上要好很多,成本也會降低。
肉類、油類食品的銷售,不存在這個局限。石羊集團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,目前在陜西有7個原種豬廠,每年可提供優良商品豬仔10萬頭,提供雞肉制品1萬噸,擁有四條油產品的加工線,每年可加工120萬噸食用油。我們能夠把控產品的質量和安全,這是肉和油作為主產品的基礎。食品布局以西安為中心,向東到河南、山西,向西到蘭州;計劃三到五年時間內,在全國發展和推廣。希望把食品這一塊打造成獨立的有限公司,發展成為核心企業,未來可以上市。
  
問:您覺得現在主要是做好產品質量、打口碑的階段嗎?
魏存成:對,做食品不能急。農業和工業不同,它有自然規律,你不能違背這個自然規律。盲目追求利潤的翻番,做得太快了,就需要別人來代工,就可能失控。我們還是想從源頭上自己來把控,一步步來做,用心做讓人放心的好產品。
在光華學習:驗證過去,修正未來
問:您忙于管理企業,為什么還專門抽出時間來學習?
魏存成:企業家第一要學習,第二要承擔。在光華學習,一是驗證過去,二是修正未來,三是享受人生。對照老師的講授,反觀自己的企業實踐,正確的繼續堅持,錯誤的及時修正。同時,這里有交流的平臺。來自各行各業的同學和專家,分享他們行業的最新動態與變化,讓你更清楚自己企業所處的生態。

問:在光華學習,哪些??櫚難岸閱芾砥笠滌邪鎦??比如戰略、財務、人力資源等等。
魏存成:對我來講,每一部分都很重要,無論是宏觀的還是微觀的,關鍵是你自己能吸收多少。
十年前,在光華聽一個外資銀行行長的講座。他談到員工培養:新員工的第一年,不考核本人,考核他的導師和主管。這和我們中國傳統的“師傅帶徒弟”很相似,讓我很受啟發。我們在企業內遵循這個原則,對新來的員工不考核——具體時間長短根據工作性質來定;但考核他的師傅和主管。我允許員工犯錯。做營銷、投資、財務等,怎么可能一個數字不錯?除非作假。員工犯了錯,要正面引導。簡單粗糙的管理,容易導致人才的流失。

問:“中國企業經營者”“從歷史看管理”這兩個項目,您都分別讀了兩次,感受一樣嗎?
魏存成:兩次上課感受完全不同,我覺得讀三次也可以。即使同一個老師講同一門課,過境遷,老師的觀點、你自己的觀點,都在不斷變化,不斷升華。例如,厲以寧老師現在講“中國經濟的新常態”,和三年前講的也截然不同。我至少聽李其老師講了五次“中國的經濟與社會”這個主題,每次他講的內容和深度都不一樣。

問:變化是一種新常態,這是當下比較熱的話題,您在企業實踐中有哪些體會?
魏存成:國家政策的變化對企業影響很大。繼續重復過去的模式和理念,跟風、搞泡沫、盲目追求形式主義,企業一定越做越難;回歸到企業的本質,則越做越簡單。真正理解國家的經濟政策,按新常態這種思維去經營企業,雖然開始可能有阻力,但走上正軌后會越來越輕松。
   陜西有個做高端食品的企業,以前一斤肉賣八十塊錢,走社團銷售的渠道,針對部隊、學校、政府機關等,給相關人員回扣。現在新形勢下,原來的渠道行不通,產品又沒辦法在超市推廣,因為不值這個錢,貴的是包裝,路越走越窄。
   對石羊集團來講,民以食為天,我們做食品主要針對大眾市場。當然,也必須有高端產品,但大眾產品是我們的主要著力點,符合當前的國家政策,符合企業的社會責任。

問:中國哲學里,認為看待世界有三種境界,“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。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。見山還是山,見水還是水。”您認為自己處于人生的哪一個階段?
魏存成:三個階段都有。這與年齡、經驗閱歷、學識、天賦都有關系。你不可能讓一個三十歲的人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這個年齡如果這么沉穩,就出問題了。如果五十歲的人還是慌慌張張,肯定也有問題。當然最好是能看透,看待事物也是也不是。
創業者有雙面性:很平和,也很有激情;能吃苦,也能享受。關鍵時刻要平和,沉下來做出正確的選擇。同時必須有激情,你必須讓團隊感受到自己為了企業用盡全力的激情。
 

上一篇:nba直播爵士vs雷霆
下一篇:我省3年7000萬元激勵消費品企業做強做優 `